南峤

小文手一个,写点想写的。

逍遥游(2)

他跟周泽楷是段孽缘。
叶修那会也就刚刚加冠,带着嘉世堂一帮第一次获得了武林大会榜首,正是风光无两的好时候。
他处事向来张扬,但为人却极平和。
一场终了,叶修躲在场外,倚着墙根儿,拎了个烟袋眯着眼看来来往往的行人,不时嘬那么一口,惨白的烟雾就腾腾的升起。
倒是一点武学大家的风范都没有。
“叶……叶修…前辈?”
叶修抬头,是个十四五的少年,一身白衣,怯怯的叫他的名字。叶修有些发愣,但嘴角一咧,就想起了对面这个极其清秀好看的少年是谁。
“周泽楷……小周是吧。”
周泽楷像受了惊吓的小兔一般猛然抬起头 ,他没想到这个对他来说高不可攀的前辈会记得他的名字。
这对叶修来说根本没什么,毕竟这个少年太过扎眼,无论从实力还是外貌上来说。
想不记住都难啊。
他随手磕了磕烟灰,另一只手拍了拍那个没矮他多少的少年的肩膀。
“你会是很棒的对手。”叶修郑重的说。
金鳞岂是池中物。
欣喜若狂。
周泽楷觉得自己浑身每处血管里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烧灼滚烫着皮肤,再将这份温度传达至心脏,让心脏处轰鸣乱跳,让他浑身发抖。
这是……来自斗神的认可。
这是……叶修给的。
叶修。
少年的眼神突然发亮,手紧紧成拳,抬头看向身前的人,脸颊微红,弯弯唇角笑得灿烂明媚。
叶修见他仍是少年心性,一句夸赞就让小孩儿开心至此,又看他唇角笑意着实是纯粹好看的紧,只觉得半分捉弄心思都生不起来了,心里隐秘处倒像是被只小奶猫轻轻挠了一下,酸酸痒痒。
叶修低头咳了一下,又听比武场内鸣钟,知是比武时间到了,赶紧挥散刚才的旖旎念头,两人同时施起轻功,向场内奔去。
结果观战时叶修就发现这后生像是吃了江湖骗子卖的大力神丸,打起人来毫不手软,硬生生把对面的打成了木桩子。
好不凄惨。
在心里感叹了一下年轻真好后,回头就看见黄少天坐在他后边倚着喻文州促狭的笑。
叶修果断转头,专心看比武。
嘉世堂今年又毫无疑问的摘取榜首名号。
叶修向来厌恶虚与委蛇的场面,下了场就远远的躲在回廊里,默默抽他的烟。
他看着场中欢呼的那群人,眼底落寞。
时间一晃而过。
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 ,神话也是,奇迹也是。
他与嘉世堂也走下了神坛。
谩骂,侮辱,怀疑,讥笑,讽刺,铺天盖地的朝他席卷而来。
尽管那并不是他的错。
而那清秀好看的少年,终究也长成了成熟稳重的青年。
周泽楷带领轮回取得了那年的榜首。
世事万物亦随波逐流,而人更甚。
叶修依旧是那样淡淡的看着那些喧嚣吵闹,似乎世间所有悲欢都与他无关。
他眯着眼,从睫毛斑驳的缝隙里看见有个人朝他走来。
是周泽楷。
周泽楷已经比他还高些了。
叶修一时间有些呆愣,他仔仔细细地瞪大眼睛瞧着周泽楷,仿佛从他身上看出了当年那个腼腆羞涩的小男孩的影子。
“恭喜。”
“嗯。”
没什么好说的。
周泽楷也觉得他此举不妥,此时此景看上去他像是在故意炫耀。而他又笨嘴拙舌,不善言辞,学不出来那舌灿莲花的哄人本事。
可他就像身体不受控制一样,发了疯的叫嚣着去找叶修,想听他的声音,想看到他慵懒的笑容和微眯的眼睛,想他的一切,想像个得了糖还要卖乖的孩子一样,在他身边笑。
想的心尖都疼了。
周泽楷的喉结上下动了动。
“前辈……”
他的声音沙哑而滞涩。
“嗯?”
叶修看见身前的小孩儿呆呆的,一动不动的瞧着他,好像要在他身上戳出一个窟窿。
“给你。”周泽楷说着伸手,摊出手心。
“烟火令?给我这个做什么?”叶修有些疑惑,但还是伸手接过。
高大俊美的青年脸腾时就红了,像是在白瓷上晕染出的一抹朱砂,勾人的紧。
“希望……前辈……平安。”
按理来说,以叶修现在的武功,根本不需要这个东西,可周泽楷好像预感到了什么一样,莫名其妙的就把东西送了出去。
叶修好笑之余又有点感动。
他拍了拍青年的肩膀,说,“那以后我有什么意外可就要劳烦小周了。”
一语成箴。

叶修只觉得意识轻飘飘的,浑身忽而冷又忽而热,左臂处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喉咙好像被钝刃划过,火辣辣的痛。
生不如死。
他缓缓睁开眼,脑袋里一片混沌。
“前辈。”
一直守候在榻前的周泽楷急忙将人扶住,又递了杯凉好的茶过去。
他双目赤红,叶修不省人事了三日,他便整整不眠不休的陪了三日。
天知道他是怎么忍下看到塞北大雪里浑身浴血,气若游丝的叶修时,那种嗜血又暴戾的冲动。
定要将那些畜牲碎尸万段。
周泽楷如是想。
叶修喝了那杯茶,感觉喉咙痛感减轻了不少。
“谢谢。”
叶修虽然不多情,可并不代表他是个是非不分,恩怨不明的蠢货。现在估计全江湖都知道他是个欺师灭祖,残害同门的叛徒了,可周泽楷依旧待他如此……
真是……
叶修闭了闭眼。
周泽楷听到了,只是一顿,然后摇了摇头。
他把叶修安置好,转身去端早早让下人们熬好,温在锅里的粥。
“前辈……用些吧……”
白色瓷碗并不烫手,叶修伸手接过,慢慢喝了一口。
温热的粥水温暖了胃,又将这温度熨帖到心。
大夫急急忙忙的赶来,给叶修把了脉。
他的毒已经解掉一些了,还有余毒未消,左臂伤口又换了药包扎,老大夫絮絮叨叨的交代了不少,开了方子,又急急忙忙的走了。
吃了粥喝了药,周泽楷又看着叶修睡下,轻手轻脚的掩了门,走了。
门外,江波涛在等他。
“小周,我们谈谈?”
“好。”

tbc

ps:其实在古代叫人名字是相当于骂人的233可我也不能瞎私设啊233各位担待下。
剧情废,大家就当个小甜饼看就好!
拜托点个关注和小心心叭_(:з」∠)_
我会努力更新的!(大概)

【周叶】逍遥游(1)

#灵感来自庄子的那篇文言文#
#第一次发老福特#
#轻喷谢谢#
#周叶不离#

叶修是被冻醒的。
他蜷在一块山石后,在十二月的塞北只一身单衣,只不过连那单衣破败不堪,血污沾染。
真是累累如丧家之犬。
任谁都不会相信,名满天下的斗神,竟能落到这步田地。
也包括叶修自己。
京城叶家,有名的书香门第。叶老爷子是当今圣上曾经的太傅,两朝元老。圣上怜惜,免了上朝奔波,在京城内赐了个宅子,亲笔御书的府额,到现在还高高的挂着。叶老爷也随父入仕,官居正三品,而且还是当今大儒,门生桃李满天下。
结果这么个名门望族还真就出了叶修这么个离经叛道的东西。
八九岁不读圣贤书,上树掏鸟窝下河捉泥鳅却是样样在行,前一刻还之乎者也,下一刻就猴似的疯玩去了,气的叶老爷胡子快翘到天上去。从来没对叶修温和过,一口一个“竖子”“孽障”的叫着。
十一二岁时,叶老爷终于明白了“堵不如通”这个道理,干脆请了个师傅,教不成器的嫡子武艺。
这就造成了十五岁的叶大少爷习得一身本领,连夜翻墙闯荡江湖去了的结果。
没想到还真闯荡出了名堂。
什么斗神名号,嘉世堂堂主等等等荣誉真是数不胜数。
结果一晃十年过,他又回到了当年。
甚至比当年更惨烈些。
叶修咳了口血,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抬头勉强辨认了一下天色,踉踉跄跄的往南走去。
总之先找个地方吧……不能冻死在这啊……
他混沌的想。
天公作美,离他坠下的不远处就有个山洞。
干燥且温暖。
叶修来不及细想,进去后就靠着岩壁坐下,粗粗的喘息。
他不能死在这。
陶轩派来的杀手本来根本奈何不了他,只不过他们给叶修下了毒。
真气逆行,强行运功便会武功尽失,筋脉尽断。
真真是狠毒的紧。
他早看出了陶轩和刘皓有勾结,想取他而代之。可没想到他们会这样的绝情。
想置他于死地,目标明确又残忍。
就连刘皓看他的目光也是淬了毒的。
陶刘二人存心设计与他,合计演了出好戏,硬生生给他扣上了叛徒的帽子,让叶修在江湖上再难立足。
若不是叶修本人受害,他倒还真想赞叹一番。
这毒难解,而他又受了伤,鲜血从左臂伤口不断涌出。叶修咬牙,撕下一块布料勉强包扎上,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摸出一枚火折子,又在贴身放置的东西里摸索。少时,一个扁扁的东西已然躺在掌心。
那是一枚信号弹,准确的来说,是轮回阁的信号弹。
叶修又一步步挪出去,找了片空地点燃了它,看它在空中绽放。
火树银花,绚烂非常。
我的命可全压在你身上了啊——周泽楷。
叶修在第二次晕过去之前,眯着眼想。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