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南峤

为我远行客, 途有不归人

原创小短句

我躺在满天星辰闪烁里

数自己。


lft啥时候出个沙雕达人。

我觉得我自己可行了。


孤岛(二)



4.

图书馆总是那样快的消磨时光。

不知不觉间,他手边厚厚的资料已被他快翻到了底,笔记本上也记了满满当当的几页。喻文州抬手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到下午五点半了。不过他并不想去学校食堂解决口腹之欲——毕竟西红柿烩韭菜馅包子的确是让人难以下咽。未等他起身,设置成了震动模式的手机就疯狂地在他的裤子口袋里跳起舞来。

他匆匆收拾好东西,快步走出大门。

“喂?”

“文州啊……我有点事儿……”

来电话的是他不算发小的发小,叶修。某叶姓同志仗得自己天生一张与实际年龄严重不符的年轻脸和极其恶劣欠揍的性格在学校里也算的上是个人物。

因为属于万恶的资本家的大少爷,这位爷抽烟,打架,泡吧都是常事儿,虽然年纪比喻文州还稍长那么几岁,却丁点儿没有年长者该有的持重。

不过他倒也不算不学无术,他和喻文州还算是这所全国知名高校的校友。一个大四,一个大一。

只是大四的比大一还像大一。

喻文州叹了口气,倒没问他现在在哪——一准是派出所。

“吃饭了吗?”

“没呢,这不刚要吃,就被几个小崽子打搅了吗。”

喻文州揉揉眉心“饿死你得了,哪个派出所?”

“东桥口那个。”对面漫不经心地说。

“不说了不说了,您老快点儿。”

紧接着一阵忙音响起。东桥……喻文州一边踩着雪往校门口走,一边突然想到了什么,顿时不仅想饿死丫,抽死丫的心都有了。


5.

还记得前两天,叶同志纡尊降贵地莅临他的寝室,神秘兮兮地说自己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喻文州正在叠衣服,闻言只是挑了挑眉梢“你受什么刺激了?”

叶大神躺在他床上,两条长腿晃晃悠悠地上下晃动着,把原本规规矩矩的床单硬生生拧出了层层叠叠云山雾罩的效果。

“我看上一美人儿。”他目光空洞地深情注视着天花板。京城人地地道道的腔调被他用认真的语气说来,竟有种难得的深情味道。

倒是喻文州不为所动,头不抬眼不睁地揶揄“哪家姑娘这么倒霉。让您老求之不得寤寐思服啊?”

叶修闻言竟没什么表示,只是一个咸鱼翻身把脸埋到被子里。

“哥说他是姑娘了吗?”

喻文州正在喝水,闻言差点儿被他呛死。不过他很快也恢复了平静。

“你认真的?”

“是啊……”有气无力的一句。

“他是做什么的?”

叶某人打了个哈欠“警察,在东桥派出所。”

警察吗?

喻文州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就沉默了下来。

他……要是在的话,也会是一名警察吧。

那个好像永远不知疲倦的,叽叽喳喳的,一笑起来就会露出小虎牙的人。

这人就好像一把钥匙,打开了记忆的闸门,把那些苦的酸的辣的咸的记忆统统释放出来,一时间冲刷的他舌尖发苦,心里也五味杂陈。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好像将那些如梦似幻的陈年旧事也一并吐出似的。他抬头,叶修还趴在他叠好的的被子上。

喻文州怕他把自己闷死,放下水杯准备把人拽起来,结果发现他竟然已经睡着了。

……

好像昨天叶修赶论文到早上五点多来着。

喻文州沉默地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一巴掌把霸占自己床位的家伙糊醒了。

该。

而且他居然不脱鞋!

“woc姓喻的你要疯啊?”叶修迷迷瞪瞪地捂着脑袋爬起来。

“回自己宿舍去。我这不是收容所。”

“成,你厉害你厉害。”叶修困极,也懒得跟他犟,迷迷糊糊丧打幽魂的回去补觉去了。

打发走了讨厌的,喻文州看着空荡荡的寝室,独自伫立良久。

tbc


emmm这真的是喻黄请相信我。

(๑•́ω•̀๑)

少天儿马上就出来了_(:з」∠)_

副cp会写周叶。

( •́ .̫ •̀ )

不吃这对的旁友们对不起辣。


ooc归我。


孤岛

0.

喻文州捧着杯星巴克,穿梭在高楼矗立的城市里。

北方的冬天已然下了雪,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将从祖国最南端来的他搞得一时有些不大适应。这座城市的空气寒冷而干燥,每一口空气里都拥塞着不知谁废弃的二氧化碳和热岛效应带来的霾。

他今年刚高考完,大学就坐落在这座繁华又落寞,空寂又拥塞的北方都市里。喻文州三两下喝完了那杯略有烫口的咖啡,将纸杯随手扔在标有可回收的垃圾箱内,然后把他苍白消瘦的下巴埋在黑白格子的羊绒围巾里。在他面前,是学校那颇为壮丽的图书馆。

他三步并做两步,带着一身冷气进到了供暖如春的图书馆内部。

喻文州随意捡了个座位,从背后的双肩包里掏出一个黑色皮制的厚笔记本和一只颇为老派的钢笔。

在一众拎着手提电脑或用iPad的学生里,他显得颇有些格格不入和突兀。

那笔记本外皮像是新的,但笔记纸边缘已经有些发软,想来是本子的主人反复翻阅造成的。本子的扉页上,只有用苍劲有力的字迹描写出的一句话 :

“时流不歇,孤岛永存。”


1.

这座城市又下起了雪。

这几天的雪总是这样的大,把图书馆两旁的枯枝压的吱呀作响。喻文州停下誊写的笔,看着雪色茫茫里格外鲜明的,行人羽绒服的颜色,一时间有些怔愣。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南方人,他倒不是第一次见到雪。只是这雪下起来的确好看,天地共色 ,皆是纯净的,不含杂质的白。连这几天冬日里的雾霾也似乎被新雪一扫而空——总归是没有那么重了。

喻文州坐在图书馆靠窗的位置上,深蓝色的修身大衣被他脱下平整地搭在椅背上,羊绒围巾在它上面也规规矩矩地躺着。

他苍白的脸色被良好的室内供暖染成一层薄红,额前黑色的碎发被整齐地分成两列,带着一点弧度地挺在光洁的额头上。偶有一两个女生经过,总要不受控地红一下脸,然后故作矜持地撇他一眼,装作丝毫不在意地走了。

对于这些,喻文州自然是知道的,不过也懒得去管。

毕竟,受一些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欢迎总比受光明正大的排挤好。

2.

说实话,喻文州有时真的不像一个不到二十岁的青少年人。

他像是没有同龄人那样爆炸似的,无处宣泄的荷尔蒙,也没有什么所谓的青春躁动。

他做事不轻不重,说话不疾不徐,字正腔圆。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一种刻板的,但又让人觉得莫名舒服的端庄文雅的风度。

他不打游戏,不泡吧,私生活干净的像一张白纸,也不总用社交软件,甚至很少看电影。毕了业换的最新款手机也还像新的一样——连保护套都是商家赠送的透明塑料壳。

寝室老大半开玩笑地叫他喻公子,他不置可否,只是被其他人或笑或闹的一声“喻大少爷”叫的微微失了神。

大少爷……么。

tbc


碎碎念:

我争取快点让烦烦上线_(:з」∠)_

毕竟(对我的智商来说)这是个复杂的故事(泥垢)

结膜炎和无休止的咳嗽都快要了我的狗命了……

更新有点晚毕竟这里高中党。

所以说

泥萌这些看文还不关注的我的小可爱

是想暗杀我还是暗恋我_(:з」∠)_

溜了溜了


孤岛

#一个预告#

#脑洞流#

#填坑看心情#

1.

喻文州捧着杯星巴克,穿梭在高楼矗立的城市里。

北方的冬天已然下了雪,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将从祖国最南端来的他搞得一时有些不大适应。这座城市的空气寒冷而干燥,每一口空气里都拥塞着不知谁废弃的二氧化碳和热岛效应带来的霾。

他今年刚高考完,大学就坐落在这座繁华又落寞,空寂又拥塞的北方都市里。喻文州三两下喝完了那杯略有烫口的咖啡,将纸杯随手扔在标有可回收的垃圾箱内,然后把他苍白消瘦的下巴埋在黑白格子的羊绒围巾里。在他面前,是学校那颇为壮丽的图书馆。

他三步并做两步,带着一身冷气进到了供暖如春的图书馆内部。

喻文州随意捡了个座位,从背后的双肩包里掏出一个黑色皮制的厚笔记本和一只颇为老派的钢笔。在一众拎着手提电脑或用iPad的学生里,他显得颇有些格格不入和突兀。

那笔记本外皮像是新的,但笔记纸边缘已经有些发软,想来是本子的主人反复翻阅造成的。本子的扉页上,只有用苍劲有力的字迹描写出的一句话 :

“时流不歇,孤岛永存。”

tbc


烦烦很快会粗来的!

。゚(゚´Д`゚)゚。


此身归处

lft吞了我不知道多少回了……

我做错了什么。。

链接会出现在评论区。

因为真的搞不懂超链接所以麻烦各位了(鞠躬)


小文手在线球关注呜呜呜


码个进度。
我真的有写。。。
只不过老福特它不让我发。。
已经吞了我八百来遍了。。
不知道为什么就被屏蔽的我。。
我一刀……
绝望了绝望了
实在不行走链接。。
明天英语奥赛还要考试。。。
我。。
人间不值得JPG
一些碎碎念……
各位晚安。

一个小脑洞

一直在想

如果不是顾昀找到了长庚会怎么样

如果长庚没有坎坷的身世

而是平安顺遂的得到了皇位…

会不会鸟尽弓藏

兔死狗烹。

想写。

有一个热度我就写呜呜呜。


我有什么办法
我也很绝望。

明儿可能开虐。

谁家的哪对小朋友呢。

我得想想。

睡了睡了。


我快把老福特当空间用了

没准哪天就暴露了我的沙雕本性。

不bb了。

今天也是没人关注我的一天(叹气)


溜了。